当前位置:大连保税区二十里堡街道成信家政服务部美容与女士共同品味流行与时尚
与女士共同品味流行与时尚
2022-11-23

流行不少女性太过于钟情的不是时尚而是流行。时尚和流行是不同概念:时尚凌驾于流行之上,流行却尽力追求模仿时尚。

眼下,韩国流行的黄毛,如今成了我国都市女性头顶的热点。且不论这种将黑发突然变成黄毛是否对发质或身体有害,仅从外观上看一副东方面孔,顶着一头的黄毛,真的美吗?笔者问一位十分熟悉的女性:“你为何把自己弄得跟‘假洋鬼子’似的?”她说:“单位里好多女同志都染了黄发,我觉得好玩,新鲜呗。”“西班牙女郎和意大利女郎,被世界上不少文学家赞美过。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她们有着与其他欧洲国家女性不同的黑发!黑发女郎实际上是最美的。”笔者纯粹是因为个人对黑发的偏爱,捏造了一个论据。三天后,她头发又恢复了原生态色。

可见女性大众的审美并没有自己真正的美丑之别,纯粹是一种从众心理作祟,或称随大流,随俗而已。古时就有唐皇好肥妞,楚王喜瘦女,于是“环肥燕瘦”风靡两朝民间;清末民初文人一度推崇“侍儿扶起娇无力”的苍白美,于是引得无数深闺中的仕女效颦顾影自怜;今又欧美西风劲吹“骨感美”(骷髅美),形销骨立,比比皆是(结果弄出个“厌食症”)。哪一拨不是流行随俗的附庸。流行,流行像彗星一闪即逝,曾留下痕迹,又渐渐消失。流行既浅,又薄。多数女性的习惯总是追随浅薄的流行而动。“流行”更像漂浮在生活大河表面的一段木头,一段远去了,一块又漂来……试想,若不提起今人谁还记得当年“街上流行红裙子”?那是昨天的流行。既然是流行,就得流逝。“韩国黄”会去得悄悄,像它的来,兴许明天又会冒出来个“印地安棕”。流行只不过是市场经济赚钱的又一件商品而已,流行背后是钱和利在驱动。

时尚施特劳斯的“蓝色多瑙河”是时尚,梵高的“向日葵”是时尚。时尚是典雅、是高贵,有时也是昂贵的。时尚是不能随俗的,时尚是经过艺术精心创意的提炼,不是谁都能够创造时尚,也不是谁都能够消费得起时尚,时尚只属于少数人。但是时尚偶尔有时也是大众化的,像牛仔裤、摇滚乐。时尚一定经得起人们品味的推敲和时间的筛选,例如意大利著名时装“杰尼雅”、法国著名化妆品“古龙”。随俗和媚俗并非是时尚,那仅仅是世俗流行而已。在今天大多数女性眼中的“时尚”,决非真正意义的时尚,仅是对时尚拙劣地模仿。时尚高于世俗的流行而独树一帜,别具一格。它反传统,不屑与流行为伍,极具自己张扬的个性,它是思想和美感创造出的典雅与高贵的形式,一如施特劳斯的圆舞曲的华丽与优雅。在任何时代,大多数女性只会追赶流行,而不懂得时尚为何物。时尚只属于有审美艺术天赋的女性,时尚消费体现的是消费主体思想的深刻,审美趣味的极致。愿我们崇尚个性化的时尚,蔑视庸俗化的流行。